首页 > 军事评论 > 正文

张宗艺:中国不会“输掉”斯里兰卡

时间:2017-03-09 14:11:51        来源:互联网

近日来,斯里兰卡,这个南亚小国一场出乎意料的总统选举成为了全球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竞选的双方一边是结束内战,引领斯里兰卡经济步入增长快车道的政治强人拉贾帕克萨(两个月前他通过修宪得以踌躇满志地参加第三次大选).

一边是刚刚倒戈投向反对派的前卫生部长西里塞纳。这场看似实力悬殊、毫无波澜的政治PK结果却在众人意料之外,西里塞纳胜了,而且还是拉贾帕克萨没等全部选票揭晓,就已然投子认负了。一时间,各种猜测、预测、评论,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中国或成斯里兰卡竞选最大输家"了。

单就这次选举拉贾帕克萨的败因来看,这位前总统败选并不偶然。毫无疑问,拉贾帕克萨是斯里兰卡的民族英雄,09年结束内战,10年当选总统之后的五年引领斯里兰卡经济增长连续获得7%的佳绩,无论从政治威望,还是政绩角度来说,似乎再次当选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然而,拉贾帕克萨跌倒在自己的权欲和贪腐上。这几年斯里兰卡经济飞速增长的同时,拉贾帕克萨在试图把国家变成他的"家天下",在这5年间,他的三个兄弟分别占据了国防部长、经济部长和议会议长的高位,其他家庭成员则占据了各公共企业负责人的宝座。

而他不合时宜的修宪行为,让民众实在难以估量他的政治野心和权力欲望,这成了压倒他总统角逐的最后一根稻草。当自信满满的拉贾帕克萨遭遇反对党贪腐、裙带作风、任人唯亲等一连串的指责时,也许是毫无防备、又或者根本无法应急,因为他发现之前自己的那些政绩--给公务员加薪、降低水电、汽油价格,修建港口,如今都成了他竞选的"负资产"。

此外,拉贾帕克萨的铁血作派在阔别了内战的斯里兰卡似乎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游刃有余了。拉贾帕克萨和西里塞纳都来自斯国信奉佛教的僧伽罗族多数,区别在于拉贾帕克萨在消灭了泰米尔猛虎之后,形成对了僧加罗族佛教强硬势力的过度依赖。

这不仅阻碍了内战结束后的民族和解过程,更因斯国若干佛教强硬组织的"宗教沙文主义",而开罪了在内战中低调中立的斯国穆斯林人口少数。即便在僧伽罗族内部,也并不都倾向于继续坚持铁血政策,拉贾帕克萨的"内战红利"早在2010年竞选时就已经消耗将尽,如今人们更加看重的是和平生活和经济发展。

印度对斯里兰卡反对派的支持,构成拉贾帕克萨落败的外因。据路透社报道,在选举期间,斯里兰卡驱逐了印度间谍机构调查分析局(RAW)驻科伦坡站站长,指责其支持斯里兰卡反对党,甚至鼓励西里塞纳从拉贾帕克萨阵营"倒戈"加入反对党。

这意味着,新当选的西里塞纳与印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许多事务上必然比拉贾帕克萨更照顾印度的利益。

斯里兰卡是从近东和东非到东南亚的海路的中间点,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而言,它是中、日、印三家的利益博弈之关键。中国希望斯里兰卡成为自己整备印度洋沿海重要港口"珍珠链"战略的重要一环.

印度希望拉拢佛教僧伽罗族多数的斯里兰卡来抵御伊斯兰教势力的扩张,也不愿中国的海上势力深入它的"后院",去年中国潜艇两次停靠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就引发了印方的强烈抗议。

前有中巴铁路,后有斯里兰卡海路上的中国军舰,不由得印度不作出回应。日本在2009年被中国抢走了斯里兰卡最大支援国的名号后,也开始加大对斯里兰卡的经济援助,同时还与斯国开展海上安保合作,以牵制中国影响力的扩大。

拉贾帕克萨一直是亲中派,而新上任的西里塞纳则以竞选时的"反华"言论让人印象深刻。之前他就以中国在斯国投资的"港口城"为由头攻击拉贾帕克萨腐败,并声称上台后要取消这一投资计划。

过去十年,中国向斯里兰卡注入大笔资金,成为该国最大的投资国、头号政府贷方以及第二大贸易伙伴。据彭博社统计,10年中,中国政府向斯里兰卡提供的贷款增加了50倍,2012年达到4.9亿美元,而西方国家和贷款机构提供的贷款总额仅为2.11亿美元。

斯里兰卡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计划中的重要伙伴也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总统的变更,会导致中斯关系的恶化,或者中国在南海利益的亏损吗?答案一如分析斯国的那些东南亚邻居内部政治变更对中国的影响一样,不太会。

的确,西里塞纳是有过"反华"言论,可是民主政治中最不能相信的就是竞选宣言,那些无非是政客招人眼球,党内斡旋,表演反对党之为"反对"的行为艺术。西里塞纳倒戈前也曾经信誓旦旦地说中国是推动斯里兰卡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是最大的经济合作伙伴。

竞选中就大肆宣扬中国可能让斯里兰卡成为新殖民地的威胁论。等到竞选成功了,新任总理维克拉马哈辛又立马一改之前的决绝,称斯国会改善与印度的关系,但那并不意味着会敌视中国。

就连亲中派拉贾帕克萨在任时不也发表过"中国是朋友,印度是亲戚"这样感人肺腑的言论吗?对于科伦坡"港口城"的指责与其认为是西里塞纳"反华",不如看做是他为了唤起斯国群众情绪,从而把强大的拉贾帕克萨拉下马的一张底牌。

西里塞纳上任后就已经表示,冻结中国项目,是为了审计前任总统的腐败,并非意在与中国为敌。中国是唯一愿意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支出上向别国真诚提供资助的国家,斯里兰卡新政府在港口问题的态度上或许会有变化,但不太可能拒绝,因为取消这样一个惠国惠民的项目不符合任何一个党派的利益。

现在与其担心中国的战略利益,不如先想想新总统的处境。西里塞纳没有前总统的政治威望和显赫政绩,还要面对比拉贾帕克萨更多的政治困境:如何面对昔日同僚的敌意,如何重新平衡泰米尔人和僧伽罗人的关系,为西里塞纳上台立下汗马功劳的现总理维克拉马哈辛是斯国的老派政客,在泰米尔问题上一直持温和的立场,这必将与西里塞纳的执政路线产生冲突。

身为前执政党官员如今投身于前反对党(现执政党)的阵营里,又该怎么整合内部势力?更重要的是,西里塞纳上台煽动民众的杀手锏--反贪腐是建立在斯里兰卡经济高速发展,人民却不能共享经济成果的前提之上的。

但这不代表人民反对经济增长,一旦西里塞纳连经济增长都不能维系了,当初那些支持者还会记得那个"反贪英雄"吗?从这点上来说,相较于印度、日本,也只有中国有经济实力支持西里塞纳重塑政治权威,实现他那"看上很美"的竞选承诺。

最近的事态发展也证明斯里兰卡不可能排斥中国投资。斯里兰卡《每日新闻》1月21日报道称,斯里兰卡新政府的公路和投资促进部部长卡比尔·哈希姆以及该部副部长艾然·维克利马拉特恩表态,斯里兰卡不会中止和中国以及其他国家正在进行中的发展项目。

正在进行的项目包括斯里兰卡南部铁路,起点为南方省的马塔拉,终点为乌瓦省的卡塔拉伽马,全长127千米。这条铁路是斯里兰卡近90年新修的第一条铁路。渴望现代化的斯里兰卡政府和人民不可能让这样重要的项目停下来。

当然,我们也有必要持乐观但谨慎的态度,西里塞纳上任后,一定会对美、印示好,之前那种向中国"一边倒"充当海上丝绸之路中继站的积极态度也会有所收敛,转为在中、印之间搞平衡,"印度是盟友,中国是经济伙伴"的政治构想将进一步在新政府的施政路线中落实。

客观而言,中国现在也没有能力让一个在印度"后院"的国家长期"一边倒"。斯里兰卡毕竟不是近在咫尺的泰国,中国尚难以对其施加压倒性的影响。"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间必然要面对种种政治风险。但我们相信,凭借强大的基础设施建设与资本输出能力,中国有可能超越诸多国家的国内党派斗争,取信于这些国家渴求更高生活水平的普通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