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风云人物 > 正文

抗战三捷长沙的王耀武为何8天就被许世友活捉

时间:2017-03-08 18:55:51        来源:互联网

核心提示:就在战斗胶着的紧急时刻,王耀武听到了一个令他彻底绝望的消息:负责济南城西防御的整编第九十六军军长兼整编八十四师师长吴化文被共产党人策反倒戈了。

1948年春夏之际,有三座省会城市被列为我军的攻击目标:华东野战军粟裕部作战范围内的山东济南、东北野战军林彪部作战范围内的吉林长春以及华北军区徐向前部作战范围内的山西太原。

毛泽东将目光投向了济南。济南北靠黄河,南倚群山,重要的战略地位使这座古城变成了一座军事要塞。此刻,济南城内驻守着王耀武部9个正规旅、5个保安旅和特种兵部队,兵力约10万。同时,其南面还驻扎着邱清泉、李弥和黄百韬的3个机动兵团约17万人。一旦济南受到攻击,他们随时可以北上增援。

1948年7月16日,毛泽东一天之内起草多封电报,发至华东野战军,催促发动攻击济南的作战行动。

毛泽东的催促令粟裕很是不安。粟裕经过缜密考虑致电中央军委,提出目前攻击济南尚有困难,建议休整一个月,然后集中华东野战军主力发动济南战役。

中央军委回电,同意粟裕部休整一个月,但需提出休整完毕后的作战计划。

粟裕提出初步战役设想后,建议中原野战军主力向信阳或南阳汉水流域进击,吸引黄维的第十二兵团南下,使其不易北援;陈谢兵团在郑州附近发动攻势,牵制孙元良的第十六兵团,使其不能东援。

但毛泽东认为粟裕仅用两个纵队攻打济南显然兵力少了,而且,他对粟裕预想的打援计划也有异议,认为采取尾追分割的办法不妥,建议在运河两岸设置伏击战场。

粟裕表示坚决执行军委的部署。同时,粟裕要求调苏北兵团主力参战以解决兵力不足的问题。8月22日,中央军委来电批准苏北兵团除在苏北留两个旅之外,其余两个纵队加一个旅全部北上参战。

至此,"攻济打援"的作战方针基本形成。

粟裕计划9月16日发起攻击,预计15至20天攻克济南。

济南攻坚注定要付出巨大牺牲。1948年8月25日,毛泽东致电粟裕、谭震林,指定正在养病的许世友担任济南攻城部队指挥员。毛泽东看重的是许世友勇猛的作战作风。

接受任务的许世友迅速赶往山东兵团司令部。他认为,济南攻坚必须像杀牛一样杀其要害,对济南守军要采取"牛刀子战术":集中兵力和火力,东西并举,数把尖刀冲开血路,向守军的心脏凶狠地剜下去。许世友给攻城各部队提出的要求是:不能摆困难,不能找借口,各自解决自己当面的问题,任何时候都不能停止攻击!

蒋介石深知"济南稳则徐州稳,徐州稳则中原稳"。1947年2月莱芜战役失利后,他曾亲自到济南当面告诫王耀武:"济南在政治、军事、地理上都很重要,济南必须固守。如发生问题你要负责。"

9月初,蒋介石得知华东野战军开始向济南方向云集,立即命令将驻守青岛的整编七十四师(孟良崮战役后重建)五十七旅和驻守徐州的整编八十三师十九旅紧急空运济南。同时命令邱清泉的第二兵团集结于豫北商丘一带,黄百韬的第七兵团集结于苏北新安镇一线,李弥的第十三兵团集结于苏北宿县一线,以备北上增援济南。

王耀武知道,由于济南城太大,而守备区域内处处都要设防,必然兵力不足。他利用现有兵力制定了济南城防计划:济南全城被划分为东西两个守备区,守备的重点是机场以西以南。

当时,济南各大报刊连续刊登吹捧文章,称誉王耀武"当年三捷长沙,近日砥柱黄河,古城名将,相得益彰,济南城防,坚如磐石,固若金汤"。

1948年9月16日午夜,济南战役正式打响。

华东野战军攻城兵团在东、西、南、北各百里的广阔范围内,同时向济南外围据点发起猛烈攻击。

王耀武判断我军的主攻方向在西面,目标首先是占领机场,遂将预备队整编八十三师十九旅调往机场方向,并将整编七十四师五十七旅收缩入城,准备用于城西防御。

我军西兵团十纵由西向东攻击。拂晓时分,守军十九旅五十五团闻风撤退,二十八师官兵追敌至济南以西的古城附近,歼灭整编第二师二一一旅的一个团部。在向古城攻击时,突击部队一度受阻,后改用土工作业的手段挖掘交通壕近敌。

夜幕降临,二十八师在开阔地的深壕内再次发起攻击,守军最终放弃阵地逃跑。此时,二十九师已开始攻击玉符河边的常旗屯据点。常旗屯据点是敌二一一旅旅部所在地,前面的玉符河宽约100米,河边堡垒成串,设置有地雷区。二十九师八十七团三营在营长胡成群和教导员刘华的率领下,强渡突破。七连三排长张宪臣率领全排边涉水边攻击,39名官兵,攻击到堤坝前时,只剩下了腿部受伤的张宪臣和参军才一个多月的战士李洪绪。张宪臣踩着李洪绪的肩膀爬上堤坝,炸毁一座地堡之后,用绑腿将李洪绪拉上来,两人在守军反扑时坚持不退,一直等到后续部队来到。

我军东兵团九纵的攻击目标是城东的防御高地茂岭山和砚池山。

茂岭山是济南防御体系中重要的外围阵地,就在这里受到攻击的前几个小时,王耀武还到这里检查了工事。九纵二十五师七十四团的3个连同时发动冲击,四连八班首先攻占一座碉堡,一排在东北角爆破成功,二排在连续攻击后全排只剩下9人,但最终还是将守军压缩到了茂岭山阵地的西南角。2个小时后,七十四团占领茂岭山主阵地,并且迅速扫清山腰残敌。此战,七十四团伤亡巨大,战斗中人员连续合并5次,战后全团只能编成3个排。与此同时,二十五师七十五团在付出重大伤亡后,也攻占了砚池山阵地。

9月18日,战斗集中在西面的飞机场和东面的马家庄。

凌晨2时,在济南以西防御的整编第二师二一一旅旅长马培基让卫兵弄来了月饼,他对独立大队大队长瞿赓扬说:"老弟,我们过个节吧。"瞿赓扬明显感到了马旅长悲凉的心境,言外之意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打死了。吃完月饼,瞿赓扬率领两个连发动反击,这两个连的骨干全是"中美训练班"出来的学生,作战凶猛,果然把当面的一支攻击部队压了下去。

此时,从徐州来的整编七十四师正在空运中,当炮弹落到跑道上的时候,满载后续部队的运输机根本没有降落,立即掉头往回飞。已经被空运到济南机场的整编七十四师的7个连,由五十八旅一七二团团长刘炳昆率队。刘炳昆是王耀武的老部下,尽管他带来的这7个连没有任何武器(因为刘峙连轻武器都没让他们携带),但是他还是向王耀武要求战斗任务,并且要求把他派到作战最吃紧的地方去。刘炳昆的7个连到军械仓库领取枪支弹药后,被派往东面战斗最残酷的马家庄。

突击队很快爬上了城墙,当第二梯队上来后,团长张慕韩意识到,大部队聚集在城墙上,如果遭到敌人的炮火反击,后果不堪设想。他立即命令他们下城往里面冲,进行巷战。但是,负责携带下城绳索的战士牺牲了,而城墙有十几米高。不知谁喊了一声:"同志们!跳呀!"

九连二班长王其鹏带头跳下去,其他官兵也纷纷纵身往内城里跳。

张慕韩随即命令特务连用250多公斤炸药,在已经突破的城墙下炸开了一个大口子。九纵的其他团从这里潮水般拥进城内。

七连指导员彭超向通信员小宋喊了一声,小宋应声登上城墙的东北角,那面百姓所赠的红旗呼啦一下展开了。

战后,华东野战军九纵二十五师七十三团被授予了"济南第一团"的光荣称号。

九纵的突破成功激励着、也刺激着十三纵。司令员周志坚那带着火气的电话打到三十七师:"高师长吗?九纵已经突破成功,许司令员命令我们快打。我命令你一一O团快攻,把坤顺门城楼给我炸塌,部队趁机突上去,不得拖延!"

三十七师师长高锐冒着密集的炮火,跑步来到一一O团指挥所,对团长王林德、副政委谢尊堂说:"纵队司令员命令你团从坤顺门北侧爆破登城。今天上午10点以前,你们必须突进城去!若再打不开口子,军法论处!"

一一O团全体攻城勇士发出誓言:"攻不下内城,决不活着回来!"

冲上去的一一O团三连和九连已经冲进内城,后面的部队依旧在顺着云梯往上爬,城墙突破口上只有七连在坚守。坤顺门城楼顶部的大碉堡和城内高大楼房的火力点集中向突破口射击,后续部队被严重压制,突破口上的七连处于孤军作战的危境。

这是一场惨烈的血肉搏斗。七连在战斗中迅速减员,三营副营长张本信一边呐喊着"坚决守住突破口",一边端着机枪扫射,两次中弹倒下又两次站起来,直至最后牺牲。这个年仅21岁的基层指挥员的两个哥哥,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牺牲,攻城前上级把他列入重点保留的人不让他参战,但是张本信坚决请战,最终血染战场。

天亮了。国民党军开始向突破口增援。

一O九团副参谋长梁风岗等人的呐喊声激励着官兵们进行最后的血战。一连八班16岁的士兵石仁芳胳膊和大腿两处负伤,他拒绝班长把他背到安全的地方去,拖着炸药包爬向守军的火力点,在炸药包爆炸的同时身中数弹牺牲。

城墙下的二营官兵在营长宫本江和教导员姚江的率领下冒死登城。突破口,一个被炸开的城墙斜坡,已经层层叠叠摞满了牺牲官兵的遗体。那些躺在斜坡上尚有一丝气息的伤员用最后的力气喊:"从我们身上踩过去!踩过去,冲啊!"

4个小时后,突破口被国民党守军重新占领。已经突进内城的三连和九连被分割在城里。决不能停止冲击!坚决把突破口再次打开!三十七师师长高锐和政治委员徐海珊命令:一一O团三营接替突击坤顺门的任务;一一一团从一O九团曾经打开的突破口打上去。

战斗重新开始了。纵队所能集中的火炮、火箭筒和机枪一齐向城头开火。三营官兵抬着几百斤重的巨大云梯冲向城墙。城上的守军拼命往下扔手榴弹。云梯倒下,但城下的官兵蜂拥而上,云梯再次竖立起来。终于,在九连长秦嗣照的呐喊声中,官兵们再次登上城墙,城墙上立即成了肉搏场。在残酷的刺刀对刺中,国民党军肝胆俱裂,九连官兵趁势逼上去,把跑不及的守军往城墙下推,如果敌人抱住了他们,他们就与敌人一起跳下城墙。

突然,城墙上的守军混乱起来,因为他们的身后出现了攻击部队。

被分割在内城里的三连和九连,在与上级失去了联系的情况下,从俘虏的口中得知突破口被守军重新占领。九连指导员刘健和三连连长吕洪团研究决定,以一部分兵力顶住敌人,抽另一部分兵力打回去,策应团主力恢复突破口。他们首先占领了突破口附近的一座楼房,然后组织火力向守军的背后开火。他们的策应令攻城部队当面压力骤减,后续部队得以在短时间内大量登城。

由于突破口狭窄,登城官兵密集,国民党守军的炮火和飞机轰炸给部队造成大量的伤亡。三十七师师长高锐负伤,政治委员徐海珊牺牲。

战后,华东野战军十三纵三十七师一O九团获得"济南第二团"的光荣称号。

9月24日凌晨,王耀武趁乱跑到城外的一个小村庄里,换上百姓的衣服后向东逃亡了。

1948年9月24日,华东野战军占领国民党军第二绥靖区司令部。济南攻坚战役胜利结束。9月28日,王耀武在寿光县境内被抓获。

济南战役,华东野战军经8昼夜激战,以伤亡2。6万余人的代价,共歼国民党军10。4万余人(内起义2万人),开创了人民解放军夺取国民党军重兵坚守的大城市的先例。济南战役的胜利,使华北、华东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为华东野战军会同中原野战军南下陇海铁路以南举行更大规模的歼灭战创造了有利条件。周恩来后来说:"三大战役的序幕是济南战役。"